作者 dau95330 的所有文章

早餐避免吃到混肉,只有一招

台南市衛生局調查發現,早餐店的漢堡肉並不純。豬肉摻了牛肉、雞肉摻豬肉,連牛肉也摻了豬肉,由於人人都得吃早餐,且發現近半早餐店都混摻,再度挑動人們擔心食安的敏感神經。

漢堡肉向來被視為較差的肉,主要是因為以碎肉製作,而且為了口感可能還另外添加脂肪,油脂量比真正的肉更高。

畜產專家也敢吃的好肉好蛋》作者、社團法人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祕書長廖震元指出,此次事件若沒有衛生安全疑慮的前提,摻混肉事件是誠信問題。摻混肉品業者應清楚標示肉品成分,做到食品資訊公開透明,讓有宗教信仰或狂牛症疑慮而不吃牛肉的消費者有選擇依據。

為什麼混肉?

廖震元指出,要看是哪種肉混哪種肉而定。

牛肉裡混和豬肉的原因有二,一則成本較低,二則豬肉的口感較牛肉佳。

廖震元解釋,豬肉是牛、豬、雞中口感最好的肉類,因為油脂成分較高,滑嫩口感比純牛肉、純雞肉都好,因此國外超市是有販售牛豬混和絞肉,但包裝上絕對清楚標示內容物,讓消費者自行選擇。

此次事件近半豬肉排混了牛肉,他推測,若豬肉裡摻了牛肉,通常是為了牛肉的風味,但推斷比例應該不高。但業者會為了提升風味,而摻混較高價的牛肉嗎?廖震元指出,摻牛肉不一定會增加成本,有可能使用比較次級的牛肉,但次級牛肉不代表衛生安全有問題。

若這次事件不是刻意摻混,而是未區分生產線或沒處理好清潔,則可能管理出現問題。

對消費者而言,看得到食物原貌才能安心。早餐最好選擇能看到食物原貌的雞腿堡等較佳,或是選鮪魚蛋、蔬菜蛋、玉米蛋土司,乾脆避開混合肉。

 

本文摘自康健雜誌 作者 王暄茹─早餐避免吃到混肉,只有一招

全台家禽禁宰禁運!「白肉雞」憑甚麼例外?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林慧淳

農委會臨時宣布全台家禽禁運禁宰七天,但是白肉雞、1日齡雛雞除外!為什麼有例外?《康健》採訪畜產專家及家禽業者,發現這個例外的做法實在太危險。

「全面禁運禁宰是正確的政策,但不應該有白肉雞、1日齡雛雞的例外啊,農委會怎麼會做出這樣的決策呢?」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名譽教授賴秀穗深深嘆了一口氣。

賴秀穗說,只要白肉雞可以屠宰、屠宰場還在運作,就難以防堵偷運、偷宰的情況發生,造成防疫漏洞。「除非你要24小時監控屠宰場,如果抓到又如何?雞隻已經運出來,暴露在傳染風險中,傷害已經造成,」他說。

賴秀穗強調,真正要防疫就應該全面禁運禁宰,不能有例外,雛雞也一樣不能運送出去,「雖然雛雞不應該會有感染的情形,但將健康小雞運到可能有感染的禽場,不就又感染了嗎?這也是防疫上的一大漏洞。」

禁宰損失和疫病衝擊,孰輕孰重?

禁運禁宰嚴重衝擊家禽產業,白肉雞又比土雞更甚。「白肉雞飼養週期短,30~35天就可以宰,如果禁運禁宰七天,就會超過規格、影響價格,」一名台南雞農透露。

農委會排除室內飼養的白肉雞的主要考量是,目前監測白肉雞並無禽流感陽性反應,且密閉式飼養,生物安全指數較高,再加上降低市場衝擊的顧慮下,不將白肉雞納入禁運禁宰措施,副主委黃金城表示。

(農委會17日召開記者會說明禁宰禁運情形,並澄清非只考慮保護產業而排除白肉雞。攝影/林慧淳)

 

但《畜產專家也敢吃的好肉好蛋》作者、社團法人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祕書長廖震元說,「理論上通通密閉起來確實就不容易受到感染,但一定要好好管制、做好防疫,因為實際上操作上要完全密閉並不簡單,加上台灣地狹人稠,禽場之間的距離那麼近,萬一讓沾了病毒的粉塵、飛沫、羽毛飛進去還是可能致病。」若是密閉飼養空間控制不好,病原一旦傳入,在密閉空間的感染造成的損失也不輕。

賴秀穗也從另個角度分析,此舉或許有助於鼓勵家禽業者往密閉式飼養發展,但他指出,緊急防疫時期應該有一致標準,不該這樣做,「密閉式的飼養不一定就不會被感染,屏東大武的密閉式養雞場,在2015年就感染了高病原性的H5N2禽流感!」

為了防堵禽流感,禁運禁宰對產業及民生的衝擊,是整個社會要付出的代價。「這是為了台灣家禽產業的永續經營和國人健康,必要採取的非常手段,」賴秀穗說。

防疫不能僥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七天禁宰禁運期對家禽業者是突如其來的噩耗,有人決定停工七天,也有人要求員工再加強廠區的消毒防疫,「農委會臨時宣布政策的做法是為了防堵不法業者,不讓人有時間大量出清、屠宰雞隻,但卻苦了合法業者,」台南的土雞業者說。由於沒有時間因應準備,這七天光是飼料錢就讓他們損失450萬元。

不過,賴秀穗肯定農委會臨時宣布的做法,如此能防堵因大量運送雞鴨而把病毒散播的更廣,且他指出,七天還是最基本的,「因為禽流感病毒的潛伏期可從3至10天,在執行期間應觀察疫情的發生情況,決定禁宰禁運時間是否延長,若讓病毒在地化,到時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從中國H5N6禽傳人的病例來看,這隻病毒會造成上、下呼吸道感染,死亡率接近70%,不能小覷。他語重心長地提出警告,疾病傳染無法預測,防疫絕對不能有漏網之魚。/林慧淳)

 

本文摘自康健雜誌作者  王暄茹、林慧淳─全台家禽禁宰禁運!「白肉雞」憑甚麼例外?

洗選蛋要不要全面實施?是否使用一次性包材?農委會開專家會議討論

日前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在接受立委備詢時提到,全台洗選蛋的比例已經有七成五,為了做好源頭管理減少病菌傳播,將在今年底前全面推行洗選蛋,此言一出,國內產學界一片譁然,農委會今(28)日召開「推動雞蛋全面洗選專家學者座談會」,與會學者紛紛指出,「洗選、不洗選各有利弊,重點是後端配套措施如何落實。」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目前洗選政策還是會繼續走,現階段積極將彰化、屏東洗選場設置好;至於專家建議的歐盟作法、不洗選採分級制度,則會在下次開會時一併討論。

農委會今(28)日召開「推動雞蛋全面洗選專家學者座談會」(截自直播畫面)

 

台大動科所陳明汝:洗選蛋跟防疫好像沒有太大關連

「目前我們是朝向輔導生鮮雞蛋全面洗選。」農委會防檢局科長林念農首先說明,並指出,其源自於不少民眾、民意代表質疑,蛋品未經洗選,就算使用一次性包材裝載,恐怕防疫仍是只做了半套,「一切仍是要回歸防疫本質。」

但與會專家、台大動物科學技術系教授陳明汝首先指出,「現在要從洗選蛋來談防疫,真的是太沈重!」陳表示,染禽流感病雞的產蛋量會變得非常少,而且病蛋很容易破,「這樣的蛋基本上很難、也很少會流入市面。」

現在一直把洗選蛋跟防疫扯在一起,但其實洗選蛋最重要的是在防微生物,不是在防禽流感,「世界上多數國家在談防疫,都是在說蛋要煮熟、摸完蛋之後要洗手,而這好像跟洗選沒有太大關聯。」

台大動物科學技術系教授陳明汝首先指出,「現在要從洗選蛋來談防疫,真的是太沈重!」(截自直播畫面)

歐盟經驗:不洗選、分級包裝有要求

自從洗選蛋議題開始討論,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榮譽教授李淵百始終不認為有必要全面推動洗選蛋,李在會中強調,台灣雞蛋蛋殼較薄,經過洗選過程,往往很容易破;而在蛋殼已經比較薄的情況下,就算蛋殼沒破,但洗選會將蛋殼外的天然保護膜洗掉,如果沒有做好冷藏,反而更可能造成食安風險。

因此李淵百建議,台灣或許可以參照歐盟做法,不一定要推洗選蛋,只要把破蛋、髒蛋篩選掉,直接分級包裝即可。

「洗選、不洗選各有利弊,但只要配套做得好,兩者都是好的做法。」中國文化大學畜產系教授王淑音表示,雖然歐盟不洗蛋,但他們從集蛋、輸送蛋、到包裝蛋都有一套要求,不能有任何污染,「如果我們也能做到這樣,那不洗選蛋就是好的,因為不會洗掉蛋外面的保護膜。」但現在如果我們撿好蛋後就這樣放著,然後包裝,「這其中有太多的可能污染點了。」

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榮譽教授李淵百建議,或與台灣能參考歐盟分級做法(截自直播畫面)

 

專家:牛奶冷鏈都沒做好,雞蛋能做多好?

現既然農委會目標政策為「推動全面洗選蛋」,那麼後端配套究竟有何不足?「首先就是冷鏈。」陳明汝表示;正如李淵百所言,洗選蛋若沒做好冷藏,在缺乏天然保護膜的情況下,可能增加細菌污染風險。

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秘書長先前受訪時就曾表示,洗選蛋的運送、儲存過程都要在7℃以下才比較安全;但回頭看看台灣目前運送洗選蛋的做法,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日前受訪時曾坦言,全台洗選蛋並沒有全面採用冷鏈運送,而未來蛋品若全面洗選,是否要同步導入冷鏈政策,還需考量台灣自身條件,再與衛福部討論。

陳明汝直言,冷鏈不只牽涉到農委會,還有衛福部,「我們現在連牛奶的冷鏈都沒有做到很好了,現在說要來做雞蛋的冷鏈。」能夠做得多好?可以想見。

一次性包材如何解決問題?

洗選配套錯失仍有不足,那麼不洗選、靠一次性包材的配套足了嗎?目前蛋禽場中的禽蛋會先以箱、桶等運送載具直接運往集貨場、洗選場,經過洗選後,或以蛋盤、蛋盒等一次性包材承裝,或直接以物流箱運送至銷售點。

中興大學獸醫病理生物學研究所教授簡茂盛認為,一切還是要從「防疫」角度思考「到底防疫端的需求是甚麼」,假如回收、清洗蛋箱都沒問題,那當然可以重複性使用;但若回收、清洗只能做到二、三十分,又不強制規定使用蛋盤,是否又走回頭路?「現在應該要先解決交叉污染的問題。」

對此,中央畜產會家禽組組長馮誠萬也指出,日本目前正在推動以洗選用塑膠蛋盤或物流箱裝載禽蛋,將禽蛋從蛋雞場送到洗選場、物流場,而回程也要清洗、消毒。

陳吉仲:繼續推洗選,下次討論歐盟作法

針對本日討論,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根據現行法規,生鮮禽蛋要用一次性包材是有明文規定,而要如何讓「蛋禽場到洗選場」這一段也能符合規定?相關執行辦法仍需研擬。而「蛋禽場到洗選場這一段」究竟是要直接使用一次性包材?還是只要蛋農所使用的容器有經過洗盤機器消毒就可以重複使用?也尚未有共識,保留到下次開會再討論。

至於今日專家學者指出,洗選蛋不易保存、洗選後端冷鏈配套措施仍有不足等問題,陳吉仲表示,目前洗選政策還是會繼續走,現階段仍會積極將彰化、屏東洗選場設置好;而李淵百建議的歐盟作法、分級制度,則會在下次開會時一併討論。

在雞蛋冷鏈運輸部分,陳則表示,只要恆溫設備建立好,保存期限其實不會差到那麼大,「只要禽蛋恆溫運輸硬體設備建立好,就差不多了!」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會後受訪否認洗選蛋政策轉向的可能性(攝影_賴郁薇)

 

本文摘自上下游News&Market 記者 賴郁薇─洗選蛋要不要全面實施?是否使用一次性包材?農委會開專家會議討論

直擊未來餐盤,人造肉、昆蟲蛋白上桌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一個地球,兩個世界,有錢的陣營與貧窮的角落,餐盤上的樣貌將截然不同。

肉品始終是人們攝取優質蛋白質的主要來源,由於通常價格較蔬菜高,因此肉類的取得與替代方案的發展,將持續成為各國政府、農業學家與科學家的關心重點。

在未來,氣候變遷將導致畜牧產業面對更為嚴苛的環境,家禽家畜的數量有可能巨幅減少。面對全球相同的挑戰,人們因應的方式卻不一樣。一個地球,兩個世界,有錢的陣營與貧窮的角落,餐盤上的樣貌將截然不同。

富人:人造肉將進入餐盤

對先進、富裕的國家而言,畜牧業的衰退不大會對一般民眾造成影響。其一,人們有經費從畜產相對豐足的國家進口肉品;其二,合成肉早已上了他們的餐桌。

合成肉又稱為人造肉,可取自於動物細胞,置入培養皿培養成肉塊;或者以大豆為肉的主體,摻入植物性的血紅素,製造出帶有血色的肉品。毋須殺生、沒有藥物如抗生素的殘留,是廠商開發此種商品的主要原因。

2028年,如果合成肉品製造商的誓言成真,人造牛排、雞柳、鴨肉已經大舉進入超市供民眾選購。因為早在10年前,也就是2018年,美國曼菲斯肉品公司(Memphis Meats)就已宣布,將大幅降低人造肉品的製造成本,原本每磅2400美元(約新台幣73532元)的製造成本,將會壓低到每磅5美元(約新台幣153元)以下。

不僅是曼菲斯肉品以動物細胞培養出來的人工肉品,以植物蛋白為主要合成肉原料的超越肉類公司(Beyond Meat)與不可能的食品公司(Impossible Foods)也將持續推出擬真、吃起來帶血味的肉品。

窮人:昆蟲成為主要蛋白質來源

當世界上創新、富裕的一端開始接納「合乎市價」的合成肉之際,地球另一端卻鬧著乾旱與飢荒。家禽、畜類因氣候劇變數量大減,但居民連一磅5美元的人造肉也買不下手。

預測食物未來趨勢的學術網站「未來食物2050(Future Food 2050)」指出,昆蟲將成為物美價廉的動物性蛋白質來源,其中以蟋蟀最為理想。蟋蟀偏好溫熱環境,且不喜潮濕,因此旱地常發現牠們的蹤跡,將之研磨成粉末,可用作烘焙或製作其他食物。

國內畜牧專家、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祕書長廖震元則指出,蚯蚓、蛆等其他昆蟲都可能成為人們補充動物蛋白質的來源。

陸地有饑荒,海洋資源同樣面臨枯竭,廖震元表示,為了增加合乎經濟效益的動物性蛋白質,並減少對漁業資源的損害,水產養殖業未來將更為盛行。臨海國家紛紛設立海水或淡水養殖場,除了吳郭魚將被繼續飼養,生命力強、適應力佳的鯰魚也會被大量養殖。

那麼台灣人的餐盤未來將呈現哪些樣貌?

廖震元認為,以動物細胞培養出來的合成肉,想要上台灣人的餐桌,即便10年之後機會都不高,大眾的接受度與價格是否如期降低,都是未知數。他預見國人在健康的考量下,家禽等白肉的食用量會逐年增高,養殖類水產的購買量也將日益增加。

未來想吃一口人造肉,或許還是得出國一趟。

「關於合成肉,我們只知道它用的是動物細胞,培養基是什麼不知道,需要投注大量人力、科技、成本,製作出來的肉品口感卻比真的動物差。合成肉普及的關鍵是大量生產,能夠大量生產,售價才會降低。對於真正吃不到肉的國家,使用昆蟲蛋白在未來還是比較可行。」─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祕書長、2016年優秀農業人員獎得主、「台灣安全農法」推動者廖震元

 

本文摘自康健雜誌237期 作者 宛家禾─直擊未來餐盤,人造肉、昆蟲蛋白上桌

九招嚴選好肉

一般人以為冷凍、冷藏肉=不新鮮、不好吃?專家一次踢破迷思。

慶祝、祭拜的節日免不了要準備雞、鴨、魚、肉等菜餚因應。相較於全民追求與渴望流行或各類新款產品,國人堅持傳統、偏好選購溫體肉的現況,是個耐人尋味的舉動。

國人在購買要吃進肚子裡、直接影響健康的食材,真正懂得觀察品質與價格合理性的消費者佔極少數,而大部份的消費者選購食材又多以價格導向,所以造就了溫體肉在台灣消費市場歷久不衰的地位,全民的衛生水準因此停滯不前。

除了價格,多數選擇溫體肉的消費者,也認為溫體肉比較新鮮、冷凍冷藏肉比較不好吃,這些說法正確嗎?

在冷凍冷藏設備不普遍的年代,購買溫體肉,尤其是現宰的溫體肉,確實是最好的選項。因為在那個年代,選購現宰還帶有體溫的肉,可以避免買到病死或是暴露在室溫過久、已經不新鮮的肉類,這是生在沒有冰箱年代的消費者不得已的選擇。

現在有了冷藏冷凍設備後,已經大大地改善了食品的衛生與新鮮。例如常見的冷藏肉,是將肉類保存在4℃以下的溫度,可以讓肉類在沒有結冰的情況下保存2~14日(或採用0℃以下保存15~20日);而冷凍肉則是將肉類儲存在-18℃~-28℃的溫度之下,可保存1~2年。

但是,消費者到了科技發達的現代卻還用古代的思維購買肉類,就太不對勁了!因為肉類只要沒有在4℃的環境下保存,細菌很快就會孳生,甚至只要短短的兩小時就不適合食用了。

 

溫體肉不等於新鮮 生菌數是馬桶1000倍

那麼,「溫體」是否就等於「新鮮」?就拿平常用來判斷食品微生物污染程度和新鮮的指標──總生菌數(AC)來判斷。總生菌數如果愈高,就表示食品被微生物污染程度愈高,也就愈不乾淨、愈不新鮮。

當肉類剛屠宰好,總生菌數約在每平方公分1萬以下(<4 log CFU/cm2)這是合理的衛生範圍;若用冷藏或冷凍方式保存,則因為低溫具有殺菌、抑菌的效果,可以把總生菌數降到每平方公分100以下(<2 log CFU/cm2);而常見的溫體肉,只要放在室溫下一段時間,例如到了中午,總生菌數很容易就突破1000萬以上(>7 log CFU/cm2)。

雖然,烹煮前的肉類生菌數標準並沒有明確規定,但相較之下,一般家庭的馬桶表面總生菌數也才大於1萬(>4 log CFU/cm2),所以我常開玩笑說,溫體攤的老闆上完廁所不必洗手了,因為馬桶竟然比溫體肉乾淨。所以,大家認清事實吧!溫體肉的生菌數是馬桶的1000倍,是冷藏冷凍肉的10萬倍,又何來新鮮可言?

溫體肉除了生菌數暴增之外,也比冷藏冷凍肉有較高的藥物殘留風險。因為屠宰場對於藥物殘留的檢驗,需要一段時間(例如10小時)才能取得數據,冷凍冷藏肉因為有低溫保存,所以禽畜屠宰後可以等數據確認合格後才開始販售;溫體肉因為沒有低溫保存,所以在禽畜屠宰後就必須立刻送到攤商販售,如果藥物檢驗結果是違反殘留標準的,溫體肉恐怕已經被消費者買回家吃下肚,也就來不及防範了。

至於,溫體肉是否真的比冷凍冷藏肉好吃?只要操作、保存與退冰的方法適當,冷凍冷藏肉當然也是一樣好吃。

這要從低溫保存技術和解凍來談,首先,生產者應利用預冷及急速冷凍技術,使屠體溫度迅速降溫(例如中心溫度5℃),並透過急速冷凍防止冰晶形成,破壞細胞,且將美味鎖在肉中。而運送物流與販售業者就應該維持低溫保存的環境,避免這些肉重複回溫、冷凍,再度產生冰晶刺破細胞,造成解凍後美味流失,甚至變質。

消費者則要注意購買冷凍冷藏肉回家應立刻存放於冰箱,解凍時避免以室溫解凍,應以低溫例如放在冰箱下層方式解凍,可避免解凍不均勻造成變質。若以浸水方式解凍,則應先將肉包在塑膠袋中再浸水,可防止肉汁流失並避免水分透入肉中,降低美味。如此一來,即使是冷凍冷藏肉,滋味也不會輸給溫體肉。

「傳統」不該等於「落後」,古人的溫體肉理論早已不合時宜,實在不該沿用至今。令人欣慰的是,近年來許多傳統攤商逐漸改善販售設備,除了改採用易於清洗消毒的不鏽鋼PE板材質,也增設了冷藏冷凍設備,大家應該多選購這種攤商的肉類,因為消費者的支持,才是業者改善的動力。

這樣做,在超市、傳統市場選對好肉
由於肉類在超市和傳統市場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販售模式,我們購買時該注意些什麼?

【一、選購冷藏或冷凍肉時應注意】

1. 沒有過期。

2. 標示出屠宰廠。

3. 如果有標示牧場或認證則更佳。

3. 冷藏肉展示櫃應為0∼4℃。

4. 冷凍肉應結冰堅硬。

5. 包裝無破損,無血水溶出或再度結冰跡象。

【二、傳統市場選購時應注意】

1. 選擇有冷藏設備並確實啟動的攤商(不啟動無效),不買摸起來不冰的溫體肉。

2. 選擇採用易於清洗消毒、不會藏污納垢設備,例如不�鋼及PE板等的攤商(生菌數每平方公分1萬以下,有時可低到1000),不買用木板展示的攤商。

3. 攤商應出示屠宰場或合格屠宰證明。

最重要的是,如果發現購買的產品不好、或有任何疑慮,應該要向業者反應,如此才能敦促業者改善,進而提升消費者健康。

(作者為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秘書長,著有《畜產專家也敢吃的好肉好蛋》)

※編按:此文為2014年發表,文中人、事、物背景或已有調整、變動,造成不便還請見諒。

 

本文摘自康健雜誌185期─九招嚴選好肉

畜產專家也敢吃的好肉好蛋在哪裡?

作者 : 李瑟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康健》雜誌副總編輯黃惠如講了一個她印象深刻的故事。有一次,她去澎湖出海採訪天和鮮物的水產養殖,董事長劉天和為證明蚵仔安全不用藥,現場拉起海裡的蚵仔讓大家生吃,吃完大夥兒順手把蚵殼放在船邊。有個大男生卻拿起蚵殼,把附在殼上的所有微小生物例如小貝殼都撥回海裡,不然牠們會沒命的。

這個熱愛動物眾生的人,就是4月1日將在天下雜誌出版《畜產專家也敢吃的好肉好蛋》的廖震元,台灣動物科技研究所副研究員,並跟其他矢志要改進台灣動物福利的學者專家成立了台灣農業標準學會,出任祕書長。

小時候,廖震元在師長親友「輔導」下,念了電子工程,不過喜歡動物的心召喚他拋棄未來做「電子新貴」的可能,重返大學念畜產,再到木柵動物園當飼養管理員,照顧爬蟲類。然而,「想要對動物發揮更大影響力」的念頭驅使他到英國念完博士,專攻畜產與動物福利。

在那裡,英國教授們一再叮嚀他,只要把在畜物學上所學得的一切照顧動物的知識技術全都在牧場做好,就是保障動物福利。當事事符合動物福利,大家都習以為常時,也就不必刻意去強調福利了,比方雞隻有足夠的活動空間,不用住在格子籠裡一生從沒有踩到地面;母豬不必關在狹欄裡只能站與躺,或在驚恐中被屠宰。

回國多年來,廖震元所做的事,都跟他喜歡動物、想幫動物爭取福利有關,進而帶動畜牧業者提升畜產品的品質。所以他積極協助各牧場改善生產流程與設備,也推動人道認證,希望牧場能因認證與珍惜品牌,而持續改善肉類養殖,順便也就達到讓動物有生之日,享受到一些快樂、避免被不人道對待。

消費者應是促使業者進步 的最大動力

加強對消費者教育的念頭,促使廖震元一年半前就開始寫這本書(所以請讀者不要以為作者與出版社是衝著最近美國牛內叩關、少數國產豬肉被查到含瘦肉精,才倉促出書要發「國難財」的,絕對不是!)

廖震元的想法是,如果消費者懂得挑選,也願意花較貴的價錢買高品質肉,生產者因有利可圖而提升水準,政府久而久之就順水推舟立法,則整體畜牧業素質可以提升,民眾也可以安心買到好肉好蛋,晉身先進國家之林,不用天天擔心害怕,大嘆「我們還能吃什麼?」

 

文章摘自康健雜誌161期 作者 李瑟─畜產專家也敢吃的好肉好蛋在哪裡?

芬普尼怎麼辦?政府監督進不了大門,自我管理才是重點

作者:廖震元(畜產博士、《畜產專家也敢吃的好肉好蛋》作者、社團法人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秘書長)2017.08.28

 

荷蘭於2016年11月得知芬普尼(fipronil)有畜牧業者使用,比利時在2017年6月得知雞蛋含有芬普尼,並於7月20日通報歐盟食品安全警報系統,接著荷蘭與德國亦進行通報,此議題開始一路延燒了歐洲、中東、香港、韓國,台灣最後也在8月22日由農委會公布,截至8月20日從抽驗的45場蛋雞場中驗出3家彰化的蛋雞場雞蛋芬普尼超標或偏高,分別是5ppb、22ppb以及153ppb,政府的芬普尼定量極限標準為5ppb,所以最高的一家殘留於標準值的30倍。後續農委會持續擴大檢驗全國蛋雞場,依據農委會公佈之:「雞蛋芬普尼送驗不合格名單」,全部送驗1451件,驗出44件蛋品超標,包括台中、彰化、南投與台南、嘉義、高雄、屏東等7縣市的畜牧場檢出,不合格率約3%。

此一事件發生後,開罵怪罪的聲浪不少,也有要將芬普尼列入檢驗查核項目或是撤證禁售的考量。然而,農委會指出,芬普尼僅為環境用藥非動物用藥,不得使用於食用禽畜及禽畜舍消毒工作;防檢局亦表示,環境用藥均不得用於雞舍消毒。所以,禁止使用的範圍其實不僅有芬普尼,連芬普尼以外的環境用藥,也都不得用於雞舍消毒。因此,若在未來增加檢驗芬普尼,或是將芬普尼撤藥證禁售,此一作法或許只是管到了芬普尼這項環境用藥,但根本不是避免牧場再度誤用其他環境用藥的解決方案。

依據牧場可能的操作,環境用藥跑到雞與雞蛋的途徑有三種,一是隔壁農田或民眾噴灑,被風吹進開放式雞舍,污染到雞隻或飼料;二是雞場用來噴灑畜禽舍以外的環境殺蟲(蒼蠅),卻沒有考量到距離過近造成污染;第三種則是未依規定直接將環境用藥用來消毒空雞舍,或甚至直接噴灑在雞身上殺寄生蟲。以上三種途徑中,直接使用或噴灑法造成的殘留量應該是最高的。這次事件的發生,依據蛋中芬普尼的殘留量來看,應該是受到周圍環境污染及直接使用所造成。

雖然農委會表示這次芬普尼事件中,農民使用已經禁止使用的芬普尼水懸劑在2015年已公告禁止,2016年1月1日起不得再使用,然而目前查驗芬普尼殘留最高(153ppb)的牧場表示是自己使用了了廠商推薦的的去蝨藥-《法台寶》芬普尼所致。

因此,從《法台寶》標籤上已經寫了斗大的「芬普尼」三字,但農民仍持續使用的事件來看,少部分農民用藥知識不足及自我管理不佳,才是此次事件的真正主因。所以在最近一批擴大檢驗全國蛋雞場1451件,驗出44件蛋品超標,不合格率僅約3%。依據目前抽樣情況,僅屬少數農民發生誤用或殘留,所以要治本杜絕此類事件再發其實並不難,官方只要檢討改善此類用藥資訊該如何更為有效地轉達給農民(例如插播電視小廣告),而農民對於官方公佈的資訊也應該重視、更新;同時,農民自我對於環境用藥使用的禁忌,例如施用的品項、規定及在周遭施用是否造成污染,也應該更加用心,畢竟政府的監督進不了你家大門,自我管理才是真正的重點,至於是否還有必要將芬普尼等環境用藥加入常態檢驗,就看政府最後之決議。

對於消費者來說,既然官方已經全面抽查檢驗了雞蛋,消費者只要以行動支持、購買無殘留的雞蛋品牌,當然可以安心無虞地食用國產雞蛋。

 

本文摘自康健雜誌─芬普尼怎麼辦?政府監督進不了大門,自我管理才是重點

你涮對了嗎?吃火鍋的5大重點

火鍋,是寒冬裡不可或缺的暖身美食之一,一個鍋子裡,各種食材應有盡有,一次滿足多種喜好,但是,這美味的面具下,其實正隱藏著層層的健康危機。

火鍋料的挑選很重要

第一個要注意的,當然就是食材的來源與選購,市面上各類火鍋料五花八門,到底哪些可以吃,哪些不能吃呢?

振興醫院營養師組長林孟瑜說明,以下有5個吃火鍋的「地雷」,特別提出來提醒大家:
1.少吃加工半成品:例如餃子、丸子類,在傳統市場或者超市皆可看見它們的身影。這些配料多為絞肉製品,為了增添口感嚼勁,肥肉的比例較高,加上必須維持一定的風味,使用調味料的比例也更高,常食用會對身體造成負擔。
2.主餐優先選白肉:有些火鍋業者會提供消費者主餐選擇,林孟瑜建議,多選擇白肉,像是雞肉、魚肉、海鮮等,較為清淡低脂。
3.蔬菜替換更健康:多吃一點蔬菜,來平衡火鍋所帶來的熱量。建議當菜盤送上來時,可詢問店家是否能將半成品火鍋料換為蔬菜。
4.沾醬:對很多人來說,醬料的搭配,也是這份鍋物好不好吃的重點。林孟瑜說,沾醬盡量不要選擇稠稠的沙茶醬或豆瓣醬,利用日式醬油,加一點蘿蔔泥、蒜泥、蔥段等等,也有一番風味。
5.湯底:林孟瑜指出,一鍋火鍋連同配料、湯頭整鍋吃完可能將近有2000卡的熱量,其中湯頭吸收了各項食物所釋出的鹽份、油份,熱量當然也不容小覷。如果真的想喝,可於肉片尚未涮下去時先行品嚐,煮完後最後的湯頭喝個2至3口淺嚐就好。

知識補充:湯頭上的浮沫,能吃嗎?

煮火鍋時,下了肉片或蝦子後,會有一層肉末殘渣浮出鍋面,吃下去對人體到底會不會有傷害呢?

社團法人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秘書長廖震元博士解釋,此現象為血液與體液的蛋白質遇熱凝固所造成,如同雞蛋加熱凝固的道理是一樣的,直接食用沒有太大的問題。如果覺得口感不佳或有礙觀瞻,可另外汆燙去除。

 

本文摘自退休好幸福 撰文/李晏晨 ─你涮對了嗎?吃火鍋的5大重點

小心「混蛋」 購買散裝雞蛋前先認明QRcode

蛋餅、蛋吐司、蛋漢堡,雖然民眾幾乎天天都吃得到「雞蛋」,卻很難掌握「蛋從哪來」。繼8月初食品藥物管理署(簡稱食藥署)將CAS、TAP、有機蛋納入追蹤追溯後,農委會也將在9月要求供給管理早餐店、雜貨店「散蛋」的蛋農,在蛋籃邊貼上QRcode。民眾只要用手機掃描,就可掌握雞蛋來源、生產者等資訊。

民間團體多贊同農委會雖沒有法源依據,卻願意管理、揭露更多雞蛋資訊,不過也多認為政府應做到「逐蛋管理」,避免蛋商、業者混蛋,至少蛋商須清楚知道蛋從哪來,避免「有追蹤貼紙在,卻仍找不出真正出問題的蛋場。」 購買散裝雞蛋前先認明QRcode

「散裝蛋」納入溯源管理

目前雞蛋依生產環境,可區分成優良農產品蛋(CAS)、產銷履歷蛋(TAP)、有機蛋、動物福利蛋等;再依照「盒裝」、「散裝」兩種不同的包裝形式,搭配組合成「盒裝CAS蛋」、「散裝有機蛋」等不同樣態的販售形式。

而本(8)月初食藥署才公告,無論盒裝、散裝,只要是CAS、TAP、有機蛋,都須標示產地、生產系統等資訊,卻獨漏最具市場規模的「散裝」雞蛋。

根據農委會畜牧處統計,每日共有1800萬顆雞蛋在市面上販售,其中以散裝蛋最多,佔63%,主要供應給早餐店、烘焙業、團膳業者、雜貨店及傳統市場,也就是民眾最常見,以一籃籃「塑膠籃」盛裝約200顆的販賣形式。

「其實也有很多蛋商跟我們反應說,衛生單位會因為蛋商『講不清楚散裝蛋來源』而受罰,」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說,因此農委會推出「散裝雞蛋追溯制度」,希望進一步揭露標示資訊。

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表示,雖然無法源依據裁罰不願配合的蛋農,但可針對這些業者優先稽查。(圖/潘子祁攝影)

手機掃瞄QRcode,即知來自哪個蛋場

「9月1日起,蛋農都必須將QRcode貼紙貼在他們的蛋籃旁邊,並自己寫上保鮮日期,」王忠恕說,消費者只要拿起手機掃瞄QRcode,就能掌握雞蛋的生產牧場、飼養主人等資訊;反過來民眾,也能上「台灣雞蛋溯源系統」查詢「合格蛋商」。

「但坦白說我們沒有法源依據,」因此不願配合的業者農委會也無法開罰;但王忠恕強調,不願配合的業者會列為「動物性用藥檢測的優先稽查對象,不過我們會指導業者趕緊自主加入。」

而要申請QRcode貼紙其實相當簡單,不需辦理驗證,只要向農委會申請,即可取得;取得貼紙的蛋農必須逐箱貼好貼紙後,再轉手下游蛋商收購,且還須按月申報貼紙使用量、需求量,供養雞協會稽查。

民眾只要拿起手機掃描,就能掌握「一整籃蛋」從哪來。(圖/潘子祁攝影)

動社:希望追溯系統揭露飼養方式

動物社會研究社理事長朱增宏表示,農委會雖然沒有法源依據,但願意針對散蛋進行管理,「值得讚許。」但在追溯上,應該要「逐蛋標示」,否則「業者將不同牧場的蛋混在同一籃,只憑QRcode能查得到嗎?」

同時,農委會也應依照2014年公布的《雞蛋友善生產系統定義及指南》,進一步在追蹤系統上揭露蛋機的飼養環境,是「格子籠雞」或「放牧飼養」、「福利籠」等,以讓消費者支持更友善的福利蛋。

台灣農業標準學會:避免「混蛋」,建議採連坐法制裁

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秘書長廖震元也贊同農委會的「先進政策」,但只做「蛋籃標示」仍然不足,蛋商仍有「四處收蛋、混成一籃」的可能,導致稽查不合格時,蛋商也「說不清楚蛋從哪來」。

雖然逐蛋追蹤有困難,但廖震元認為蛋商收購蛋時,仍然可以透過分籃、分批的方式,掌握雞蛋的流向,「只是做不做的問題。」

他也建議,在實務上如果蛋商說不清蛋從哪來,可以「一竿子打翻一船蛋」,裁罰所有蛋場,來提高蛋農自主管理的能力。

對於「逐蛋追蹤」的可能,王忠恕表示一般傳統市場、雜貨店、早餐店進貨的蛋商都較「固定」,不易有更換的情形,而蛋商也不願意冒「遭衛生單位稽查不合格」的風險,因此現階段仍以QRcode標示的方式為主,至於民眾常吃的鴨蛋,仍在研擬、評估中。

 

本文摘自上下游News&Market 記者潘子祈─小心「混蛋」 購買散裝雞蛋前先認明QRcode

危「雞」重重 都是自己想太多

(圖/取自網路)

雞排配珍珠奶茶可說是台灣最經典的小吃組合。據統計,台灣人每天吃掉的雞排疊起來竟超過10座台北101。但現在網路不時就流傳「現代雞都打生長激素與抗生素,這些成分會累積在雞脖子、雞腳、雞翅膀與雞屁股,多吃致癌」的言論,專家直言,「胡扯!」

雞排可謂國民美食,銷量一直都相當不錯,加上中元節將至,需用到雞隻來祭拜,導致市場上對雞的需求大增。但網路上一直以來都流傳雞都會打生長激素,所以要少吃雞脖、雞腳、雞翅膀與雞屁股,美國康乃爾大學動物科學博士、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理事長王淑音對此表示,生長激素價格昂貴,成本也遠高於雞價,且現代雞隻能夠生長快速,原因是品種、飼料與飼養環境三方面的改良,破除傳聞。

(圖/取自網路)

王淑音說,如確要幫雞做皮下注射,一定是打脖子,幫雞做肌肉注射,一定是打翅膀,「但有打針的必要嗎?」現代雞隻之所以生長快少病害,主要關鍵在品種改良、飼料改進與飼養環境改善。預防性抗生素,美國明年開始禁打,台灣還沒規範,但沒雞農那麼閒,沒事幫雞一隻隻打針;治療性抗生素則一定要用,通常以投入飼料或飲水進行,且一定重視停藥期,至於生長激素,「別鬧了!」

根據統計,目前全台每天銷售的炸雞排高達25萬份,以每份厚度2公分計算,平均一天就要吃掉超過10座台北101高度的雞排。所以與生長激素無關,而是吃太多才會影響身材和健康!

 

本文摘自101傳媒─ 危「雞」重重 都是自己想太多